白糖糕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是你 冰河也是你

嫌疑人X的献身 影评(针对王凯!)

二刷


我错了之前跟基友说这次凯凯演的角色没有灵魂结果二刷被打脸啪啪啪凯凯在人物形象不丰满、创作空间有限的情况下还是发挥到了相当不错的水平,唐教授有属于他自己的独特风格。


唐川的眼神变化是非常大的亮点

演讲时的眼神非常自信,胸有成竹,作为一个天才物理教授,唐川擅长于在公共场合演讲,这从他适当精确的手部动作就可以看出。在演讲完毕后与罗淼谈话有笑点,很生活化。


在第一次与石泓见面时,唐川的眉心是舒展的,满眼都是与好友重逢后的喜悦。在提出案件时是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这时的唐川是对石泓完全信任的,在罗淼提出对石泓的怀疑时,唐川否决,但是随后他的眼神略有变化,因为罗淼的推理的确有道理。唐川为了证明石泓的清白约他出来打羽毛球。石泓与唐川在打完羽毛球后,石泓一句:“真羡慕你,你还是那么年轻。”引起了唐川的怀疑,随后他拿走石泓的手表,为了进一步的调查。此时唐川的眉心一直是微蹙起来的。实地考察后,加之手表结果出来,他已经开始怀疑石泓。于是进一步与他接触,约出来吃饭,通过镜子发现石泓与陈婧的感情,随后领着他到刑警学院,暗暗地对他进行劝解,石泓离去时,唐川在灯光下的眼神怜悯而痛心。

石泓伤害陈婧前夫后唐川的眼神已经透露出他对于石泓态度的改变,在登山时已经略略对石有距离,从他落水后警惕的眼神就可以看出,在一系列佐证下他已经不信任昔日的友人。在与石泓谈心后略略舒展了眉头,此时谈心的石泓是十多年前那个值得信任的旧友。再听完石泓说:“不是走出去,而是走下去。”后,唐川的眼神变化,用那个物理博士的例子警示石泓“内心的罪恶感无法背负。”(这里是否与后面陈婧精神崩溃有关联值得商榷)


在罗淼到唐川办公室,闪回“看起来是几何问题,其实是函数问题。” 并且画出“用四条直线把九个点连起来”那个图(我错了,我居然忘记这个叫什么)——就是解出真相后,眼神一下就变了,眼眶慢慢湿润,此时谜题已经豁然开朗,但是唐川无法接受友人犯罪的事实,跑出办公室后镜头立马接上他在河堤边跑步的情景,唐川站在微光中环绕周围熙攘平凡的人群,眼里蓄满泪水。 这一段是最令我深刻的影像之一,对于石泓而言,周围的这些人都是“无用的齿轮”,对于世界没有任何意义。但对于唐川而言,每一个人都有他存活的价值,即使是流浪汉也会有亲人。这一认知的不同导致了石泓拿无辜人的命为陈婧洗脱罪证,而唐川则是为了无辜人的清白与价值亲手揭开了事实,把自己的好友送上刑场。


在审讯室,唐川一边陈述石泓犯罪过程,一边慢慢泪目,到最后怒极的一句质问被石泓关门声戛然中断是片尾的一段小高潮,全程提着心看完。


最后一段,石泓与唐川擦肩而过(这一设定我觉得不太合理,即将审判的犯罪嫌疑人怎么能乘坐这种公共电梯),说出全片最经典的对话“这问题难吗?”“难,太难了”。这一段唐川已经释然,犯下的过错无法挽回,此时他对于旧友只有惋惜之情。


最后唐川踏着音乐,在耀眼的明光下,推开关闭的大门,就像解开这一桩沉重黑暗的案件,光明争先恐后涌入屏幕中,温暖的包裹了唐川的身影。与全片偏暗的基调截然不同,这个镜头充满了光明,剖析了一切之后的正义与光明,最终埋葬了石泓的献身。

(这段个人认为是最感动的一段,连背影都是戏。)


一个细节:

教授碰酒杯是比石泓略高一点,符合他骄傲自信的特点,反观他在伪装者里与明楼的碰酒,身份不同,作为秘书的明诚的红酒杯是稍微在明楼之下的,符合两人身份。


补充一点:

许多人都说唐教授穿得像富二代,too young too naive啊,唐川虽然穿大牌三件套 但是看唐川教授露出的袖子,只是普通的美式衬衫,真·富二代红三代的季三哥可是有袖扣的。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白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