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糕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是你 冰河也是你

【多CP】等价交换(甜一发完)

哈哈哈哈哈

whatdidfermiparadoxsay:

给猫爪的guest文放出来凑个数~


这是一篇给同人文的同人文


------------全员AU私设如山----------------


 


1.


  李熏然接到季白电话的时候,手一抖,把凌远的小鸡仔布偶从阳台摔了下去。简直算得上是粉身碎骨般惨烈,连“啊”一声的回响都没有,就那么摔下去了。


  “我我我我等会儿给你打回来!”李熏然说了两句就往楼下跑。


  “慌什……”季白听见对面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就被挂断了。


  李熏然跑到楼下的时候,一抬头,才发现小鸡仔布偶刚好卡在小区最老的一棵大树上。他试了好几次也没法爬上树,大树的周长有四五个李熏然抱着那么长。他找了个杆子戳了戳。


  得。


  卡得更死了。


  他有点想报警,用消防员的云梯把小鸡仔救下来。这个念头闪过之后李熏然自己打了自己一下,浪费国家资源!


  “三哥,怎么了。”李熏然垂头丧气。


  “你刚才干嘛去了?”


  “我……我把老凌的鸡吧……给害死了……”


  沉默良久,季白挂了电话。


  “喂喂喂!”


  几次打电话都说不到点上,季白直接开了车过来面对面和李熏然谈条件。聪明的李警官远远看见季白的车就开始头痛。


  毕竟他一直站在树下看小鸡仔。


  季白是为了庄恕的事情来的。前些天庄恕偷偷摸摸打电话,好巧不巧被他听了去,说是有什么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没问题,偷偷摸摸打电话就很有问题。季白旁敲侧击问了几次,庄恕都成功岔开话题。


  面对一个刑警队长还能如此泰然自若,李熏然在心里给庄恕鼓鼓掌。


  “所以,我觉得有点猫腻。”季白靠着车门抽烟,没打算上楼坐坐。


  李熏然瞟了一眼树冠上的小鸡仔:“我们去问问赵医生就知道了,他们没差几届,不过你得先帮我个忙。”


 


2.


  明诚赶到的时候,季白和李熏然都卡在树上望天。


  “你们俩这是干嘛?”


  李熏然眼睛一亮,使劲挥挥手:“阿诚哥!”


  “你别晃!一会儿树枝断了!”季白赶紧抱紧了树干。


  “我们卡住了!”


  明诚扶了扶头,卡住了不报警,给他打电话有什么用。他摸了手机出来:“丢人。我帮你们报警。”


  “住手!”俩人异口同声。


  刑警队队长副队长双双卡树,这被警察界知道了还怎么混。


  明诚微微眯起眼,把手机放进兜里,两手背在身后。


  李熏然嘀咕着:“早知道找赵启平了。阿诚哥根本就是来看笑话的。”


  季白咬咬牙:“赵启平知道了全医院就都知道了!”


  李熏然晃晃大长腿,卡得发麻:“他们总要知道的,我不信这事你还能瞒着庄医生。”


  “……不管了。能瞒一天是一天。”


  明诚咳了咳:“你们俩内讧完了没?”


  卷毛和炸毛都乖乖点头。


  “以后出去别说是我教出来的,知不知道?”


  “知道了!”


  明诚也往树上爬,怕到中间位置就停了下来,找了根粗壮的树枝踩着,把近一点的季白先拽下来。季白蹬了两下也找着了落脚点,扭着身子转了半圈,刚好,另一脚踹上了明诚的手腕。明诚还没来得及收手转移重心,李熏然也急吼吼地顺着这个路线往下缩,刚好又一脚踹了下去。


  “嘶……”明诚倒吸一口凉气,眼睁睁看着泥巴一样的脚印踩在风衣上。


 


3.


  最后还是去了小赵医生的办公室。


  小赵医生的海苔眉挑了挑。两个用警官证插队排号的病人和一个刷脸插队排号的病人坐在他面前。


  “说说吧,怎么了。”


  “闪了腰,崴了脚,拧了手腕,”李熏然指指自己和季白和明诚,“都是我们在切磋的时候不小心伤到的。”


  赵启平一边笑一边转笔:“你们警察也真是厉害啊,打外人没什么事,自己人咬起来还挺狠的嘛。既然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好看的。”


  李熏然看看另外两个人的脸色,深呼吸了一下,决定全盘托出:“三哥从四米高的树枝上跳下来崴了脚,阿诚哥的手腕是被我和三哥踹的。“


  “那你怎么闪了腰?”


  “我……是看三哥跳下来崴了脚,笑歪的……”


  赵启平听完笑得前仰后合:“你们真是人才,盒盒盒盒,国家栋梁!”


  估计是因为这笑声穿透力太强,有人敲了敲门,清脆的女声在门口响起:“唐长老?你回来啦?是我呀。”


  赵启平马上收起了笑容,跟面前的三个人比了一个给嘴巴上拉链的手势。一时之间一片死寂。


  听见高跟鞋哒哒哒走了,赵启平才松了一口气。


  “有问题。”季白敲了敲赵启平的桌子。


  “能有什么问题。”赵启平的眼睛左右瞟瞟,立马被李熏然和明诚的视线抓了回来。


  “第一,那个人非常熟悉你的声音,第二,她给你起了昵称,第三,她知道你之前出去过,第四,她很确定你能认出她的声音,直接说‘我’而不是报上姓名。第五,穿着高跟鞋,不是你的同事。最后,你在躲她,”明诚耸耸肩,“说不说随你,反正我也很久没有和谭总叙旧了。”


  赵启平往椅子上一摊,怎么就遇上这些人了。


  双方在充分交换了意见,达成了共识之后,赵启平给他们开了药,附赠免费推拿,算是给了这三人封口费。


  “你说校友会?”赵启平摇摇头,“秘密。”


  李熏然一听来了劲:“那你怎么才说?刚才的事算我们扯平。” 


  “你们平时就这么审犯人的?”明诚斜着眼睛看他。


  “我又不是犯人!”


  “不是我们,是他!”


  卷毛警官可是说是很委屈了。


 


4.


  赵启平要请谭宗明看话剧,可是门票发售的时候刚好赶上几个手术,黄牛也都把票死死攥在手里等到最后一天才天价出售,所以他没有票。因为是一个惊喜,所以即使晟煊是赞助商,他也坚决不去问谭宗明。


  这导致在距离话剧不到半个月的关头,他依旧没有票。


  季白难得地眼巴巴地望着明诚。


  明诚也不负所托:“我回去问问先生,没什么大问题的话,你明天过来找我。”


  走的时候,李熏然乖巧地抱着明诚的风衣,挥挥手,拿去洗。


  明楼在餐厅定了位,今天是众多纪念日之中的一个——明诚第一次参加运动会拿了400米冠军纪念日。他看看表,略微皱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明诚居然会迟到。


  他又看了看手机,明诚没有回消息。刚刷了一会儿微博,就看见他的小白杨推门进来。


  “先生,等久了吧。”明诚风尘仆仆。


  “谁的外套?”明楼更不悦了。


  明诚眨眨眼:“熏然的,他把我外套……总之就是毁了,借我穿。”


  “不适合你。”明楼放下心来,还是很不满意。


  明诚干脆把卫衣脱了下来:“我也觉得。”


  明楼抿出一个一字笑。


  “哥……”明诚双手交握,乖乖地放在桌面上,低着头,抬着圆圆的眼睛看他。


  “说吧,又怎么了?”明楼对这幅神情再熟悉不过了。


  “你记得上次你说,有人给你话剧的票吗?你放哪啦?”


  “你想去看?我上次没拿,以为你不喜欢着类型的。”


  “我是……我是看最近票价炒得挺高的,想放在那发霉还不如转手给需要的人,”明诚喝了一口水,慢慢咽下去,余光看见明楼的喉结也跟着滚了滚,“高级文秘干了这么多年,也没人提加薪,只好另谋生路咯。”


  明楼捏捏他的脸。


  明诚去洗手间的时候,明楼打了通电话。


  “谭总,今晚有时间吗?之前你说给我的票,我明天来拿。”


 


5.


  凌远刚回家,一开门,就看见客厅的椅子上长着一件明诚的风衣。


  他太熟悉这件风衣了。明秘书每次微笑着卷走所谓“小小一杯羹”的时候都是这件风衣。好巧不巧,明省长也都是同款的风衣。


  巴甫洛夫的凌院长在酒醉之余也记得抱紧自己的公文包。


  “回来啦!”李熏然一个加速冲上去,径直跳到人身上,结结实实亲了一回。


  “哎哟,宝贝儿,你男人的老腰经不住这惊喜。”凌远把他抵在墙上。


  其实,凌院长热爱这样的生命力。


  每次喝了酒,他都这样叫他,还就贴在耳边叫,每个音节都灌进李熏然耳朵里,然后立刻酥酥麻麻地包裹住他的每一寸神经。


  “给你煮了醒酒汤,喝了去睡觉。酒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熏然抱着凌远的头,笑嘻嘻地咬他的耳朵。


  “真贤惠。”凌远被李熏然哄得飘飘然,坐到餐桌上等李熏然给他端汤,等李熏然带他刷牙,等李熏然给他洗澡,等李熏然钻进他怀里说晚安。


  可是李熏然只扔下一句“汤在厨房”,就抱着风衣去洗了。


  凌院长好像不是很开心。


  当然了,换谁谁都不开心。


  乖乖躺上床之后,凌远还看了看新闻。李熏然带着薄荷柠檬的沐浴露的味道也跳上了床。


  “那风衣是怎么回事?”凌远放下手机,关了卧室的灯,只留下一盏床头灯,刚好打在李熏然头顶。


  “阿诚哥的风衣,今天不小心被我们踩了。”


  “你敢踩他?!”


  李警官心里也很苦啊,李警官不是个说谎的孩子,只好说:“三哥踩的。”


  这是事实,虽然隐瞒了一部分。


  “那我明天得好好跟庄师兄聊一聊。”凌远吻了吻李警官的发旋。


  被这个吻撩得心痒痒的,李熏然抬了头,想了半天,也没提到小鸡仔惨案。


  眨眨眼。


  管他的,先睡他……一觉再说。


 


6.


  谭总是个生意人,最清楚什么叫等价交换。


  我之前给你,那是情分。现在给,那就是人情了。


  明省长摸爬滚打这些年,要是这点都不懂,就坐不稳今天这个位置。他笑眯眯地接过两张票。


  能卖多少钱他是真不在乎,他只在乎明诚好像有点在乎,而且感觉明诚也不是真在乎,大概也是帮别人在乎,是个没什么大威胁的别人。


  “谢谢谭总,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商量。”明楼扶了扶眼镜。


  他说找我商量,尽管找,随便找。做不做得到,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的事。


  “客气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事相求,”谭宗明摆摆手,“启平的母校,要办一个大型的校友会,现在在名单上的人,庄恕,凌远,就不提了。其他的,个个都是行业翘楚,更不乏将会从海外各地飞回来的人才,是难得的机会。”


  明楼不动声色:“晟煊将来要向医疗领域发展,这是绝佳的机会。”


  “晟煊的成功,当然不只是因为人才。我们吸纳人才,更重要的是,希望他们有一片可以发展的沃土。”谭宗明也不把话说白了,站起身,扣上外套的扣子,“我今天就先告辞了,明省长要是决定了,我当然随时听候差遣。”


  两张票和一场政府支撑的顶尖医疗行业交流会,怎么看这个天秤都是歪的。


  明诚的心情,和一场政府支撑的顶尖医疗行业交流会。也是歪的,只不过歪向另一边。


  明楼还是得感谢自己,养了这么好个弟弟。不然保不齐,就闹出烽火戏诸侯的笑话来。


  他拨了几个电话,下午开会。


  


7.


  君子拿票,然后马上就招了,发了一个校友会的参与名单到明诚的手机上。明诚很满意,点了两下就发给了季白。


  季白挨个挨个筛选,把与会人员的背景资料都调查了一次,甚至连几百年不用的人人网都翻了出来。


  5个小时,一无所获。


  季白懊恼地抓着头发,刚好碰上卷毛抖擞的李警官睡了午觉来上班。


  自从他们挪了窝——离医院近了很多,走路五分钟就能到。李熏然从此就在医院食堂混成了老大,中午盖着凌院长的猫爪空调被在沙发上戴着眼罩打个盹儿,走的时候还记得把被子藏起来。


  “有线索了?”李熏然凑近了。


  季白生无可恋地把399个人的名字往李熏然面前一扔。


  李熏然眼睛亮亮的:“老凌排在第二诶!”


  “嗯?”季白拽过来一看,还真是。他刚才习惯性从庄恕的名字开始看,漏掉了前两个名字,“不早说!”


  李熏然看着他三哥如狼似虎的眼神,摇摇头,抱紧了自己:“我不从!”


  “我找消防队的人给你把小鸡仔搞下来,你拿着小鸡仔负荆请罪,去给我打探清楚。”


  “三哥你看现在用手机还是座机给那边打电话?”


  季队长皮笑肉不笑地打了电话,领着几个人,借了云梯,把风吹日晒的小鸡仔救了下来。消防队全程憋笑,季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车一开远,那群人就笑得前俯后仰。


  李熏然抱着小鸡仔去负荆请罪。


  “老凌,我深刻检讨了我犯下的错误,我意识到了我的疏忽,没有用一颗充满爱的心……”李熏然站在厨房门口嘀嘀咕咕。


  凌远准备往李熏然嘴里塞个虾:“念叨什么?”


  李熏然歪了歪头避开了:“我前两天……把你的小鸡仔搞丢了。今天才找回来,怕你生气。”


  他把小鸡仔放到凌远眼前:“你不要生李警官的气哦,我只是去看了看世界!”


  凌远笑笑,拍拍他的屁股:“都是小事,去洗手,准备吃饭。”


  李警官懵懵地,把洗干净的小鸡仔放回原来的位置。


  早说啊,这么好打发,还费那么大劲干嘛。


  李熏然感谢自己的屁股。


 


8.


  “所以他躲着我打电话,就是因为,他有个女同学这么多年一直喜欢……”季白皱着眉顿了顿,把食指尖转了个方向,“我?”


  李熏然一边极快地剥虾,一边点头:“老凌是这么跟我说的。因为校友会让携伴侣参加,庄医生的同学每天都在问你会不会去,大概是知道当年你们,关系,嗯,很好吧。”


  季白喝了一口酒,转头看看不远处的庄恕。庄恕也刚好看着他。


  可是这个校友会他还是来了。


  最后真被明省长搞成了三天两夜的顶尖医疗行业交流会,不仅可以携伴参加,还包下了整个酒店,健身房游泳池自助餐应有尽有。


  庄医生再害怕他那个女同学,也比不上一个人睡一间套房更让他害怕。


  季白远远看见明省长和明秘书站在一边看风景,生人勿扰熟人勿找的样子。赵医生在旁边抱怨晟煊的总裁浪费钱,财大气粗不知道省。凌远拉着李熏然的手,挨个挨个敬酒,人人都在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就庄恕,站在女同学丛中笑。


  这位女同学姗姗来迟,坐到了季白的身边。


  “季警官,你好,我们之前见过的。”


  季白收敛起刚才的戾气,极力笑了三度:“你好,我记得,你是庄医生的同学吧。”


  “对对对,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你,我真的特别高兴,所以来敬你一杯,”女医生端起酒杯,“我以为你和庄医生分手了。”


  季白笑笑,分不分手不都一样,反正心里都是那一个人,别人也没位置坐。


  “年轻的时候总要吵架的,吵了也分不开,没办法。”他耸耸肩,和女医生碰了碰杯,一言而今。


  女孩儿看着他无名指上的戒指,眼泛泪光:“特别好。真的。季警官,祝你们幸福呀。”


  “谢谢,你也是。”


  刚说完,女孩儿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走开了,季白只隐隐约约听见什么“第一对”“HE”“有生之年”的字眼。


 


9.


  一个月前,谭宗明在他和明楼、庄恕、凌远的四人群里转发了一条微博上的当日下午热门视频:《人不如鸡:新市最强警察双双卡树,最帅副部级秘书长出手相救,竟然都是为了它?》


 


 


END



评论
热度 ( 1194 )

© 白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